8. 知己知彼

腾讯 奇虎360 淘宝

// 可能看心情时时保持更新

老规矩,开篇先讲冷笑话:一个典型的摩羯座是这样的:你跟他说法律,他跟你谈民意,你跟他谈民意,他跟你说政策,你跟他说政策,他跟你讲国情,你跟他讲国情,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法律。一个典 型的天蝎座是这样的:你跟他说法律,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谈民意,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说政策,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讲国情,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 氓,他跟你玩命。

其次谈形势,如果五毛这个行业真的存在的话(我表示对上面这句话完全不懂什么意思,是由输入法随机生成),必然对应的存在六毛这个行业;两个五毛可以凑一块,两个六毛可以一块二。如果水战中不出意外的双方都用了五毛,那么显然流氓用的是泼妇,企鹅用的才更像是公关。到了第三天,舆论一边倒,流氓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其实我在开心还是看到了还手之力的,不过这显然说明开心现在已经多么不受人待见了),财大气粗的人跟你玩命,你肯定死路一条了。第三谈事实,流氓的软件管家开始更新版本号后面第3个小数点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已经丧心病狂了,大概两三个月前他推出了一个叫做“暂时关闭5分钟”的选项,我就觉得这耍流氓啊,在这一点上他无疑是一个创新,流氓不是个贬义词,这个创新完全值得借鉴。再说企鹅创新能力这一点,六毛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不再重复,在这么一个每个人都不懂创新的国家批评别人没有创新这个太扯淡了,建议五毛们先去理解一下什么叫做创新;在这一件事情上我个人旗帜鲜明的站在六毛一边。再说企鹅打压中小型创业团队这一点,蛮尴尬的,这是所有想在互联网创业,乃至任何一个领域创业都绕不过的障碍,康盛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也是一种很正统的解决办法——错位+垂直+做不大不小的平台+铁了心总有一天抱大腿。然而创业的大都是一群激进的人,可能最大的纠结会出在个人以及团队的性格上。最后切题,企鹅为什么要逼用户二选一。抛开技术层面和司法层面的东西不讲(例如流氓强×了你你不能强×回去一样,性取向不同,没什么意思;无论何时,遵守规矩的企业都是令人尊敬的,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去做有罪假定是不合理的;就像前几天听人说起,既集权又苛刻,这样的规矩没法让人活。如果能重来一次,即使同样是错,我也会尝试去选择校长),讲讲操作层面上的东西。有很多讨论“企鹅为什么敢逼用户二选一”的文章,这里也不重复了,没意思,谈谈我怎么看企鹅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看似强×民意的决定。其实就是一句话,看看能强×民意的底线。

在互联网和信息化的时代,对竞争对手的分析无孔不入,想了解别人的走向,找个28岁的小姑娘去睡他们82岁的董事长就可以了;市场上那么高的离职率,更不用提为了技术挖高端人才以及为了机密挖核心力量,花大价钱去挖一整个实验室带助理研究员带全部家属带保姆和宠物绝对是合算的。这也侧面支持了小马·生日快乐·哥自称完全没必要搜同行的软件的装机量的说法。中国的市场上不缺和对手拼内奸拼反贼的资源。古人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彼已经成为行业惯例,想想看企鹅最被人诟病的抄袭能力就知道了,想抄你,有必要去用户的机器上抄么,实验室爱装多少虚拟机装多少虚拟机。现在面临给企鹅的最大的问题之一反而是知己。不清楚国外的气氛,但从我看到的中国文化来说,是不喜欢知己这件事情的。知己这个词甚至都指的是别人,不需要知己,以及不愿意甚至不敢知己。自己的产品就像自己的孩子,测试工程师再强大,也难免有系统性疏忽的地方,而那些互联网上的泡泡,更是难以预测。交战的时候,对对方的力量做适当的高估并没有什么问题,按照上限去指定策略和战术,按照大的打,即使有冗余的资源,打赢了也只有功劳。然而需要估计自己的时候却没有这么多好运和从容,我们总会天真的认为对自己的估计会比对别人的估计更准确,总会天真的认为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最客观,但是很遗憾,一,不可能,二,对自己的估计的置信度会非常之高以至于很难实现。交战的时候你和老板说对自己的了解还没有对对方的了解多,老板一定砍了你,在知己这侧的预算里,会被层层盘剥下来。总结陈词,一片骂狗日的声音中,无非都是说企鹅霸占亿级别的用户,以及霸占了亿级别的关系和渠道,以及宣称企鹅无论想要复制和打击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轻而易举的。从外部的视角来看的确是这样,也就是做最坏的打算,其实你看那些一门心思想凭新点子创业的人还是大有人在,没有人会被企鹅吓住。骂狗日的只是一种战略而已,避免轻敌。从内部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其实很复杂也很麻烦,企鹅其实并不知道,至少并不能完全准确或者足够准确的知道自己到底是霸占了多大一块资源,种种技术和工程师性格上的原因,尾大不掉也许是另一个原因,但我也没有真正的在大公司待过,这一点上不好直观的判断。回到文章开头,既然周保姆耍流氓,那么马企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玩命了。一方面,正面直接玩你的命,已经看到了效果,保姆同学一下子从泼妇变怨妇了;另一方面,企鹅也可以顺便玩玩自己的命,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少忠实用户,验证那些有关于企鹅巨大无比的传言是否属实;假如属实或者基本属实的话,企鹅这一战只赚不赔,一只知己了的企鹅将具有更加强大的威慑力,坊间关于企鹅垄断和狗日的流言也会越来越多起来。同学们赶紧努力吧,常言道泼妇的招数无非一哭二闹三上吊,等到周保姆黔驴技穷的那一天,要跟 上企鹅的速度更是难上加难了(注:此为做最坏的打算,以及最充分的准备)。

题外话1: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东西,忙是一个原因,没有头绪是另一个原因。这次的忍界大战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另一个关键点,是看到号称韩寒做了关于保姆和保安的比喻,没有去证实,但思路一下子就清晰了。我的户口上没有秘密,所以我选择支持要查我户口而不是拆我房间的保安。我是一个哪怕规矩再扯淡也希望受规矩的人,所以我选择支持在规则内狗日同行的保安。我是一个赌性十足却不接受犯第二次错误的人,所以我选择支持天蝎座的校长以及天蝎座的保安。

题外话2:最初的思路主要卡在了思考谁是幕后黑手上。如果假定周保姆就是周流氓,这个话题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慢慢公关去吧。如果假定周保姆背后是有人的,这个问题还是有得谈,基本上全文的观点是基于第二种假设的。但是据称周保姆跟市场上的每个人都干过架,这就尴尬了,这不还是一流氓吗。众望所归是必须有个人站出来搞企鹅一下的,但大家都不敢出这个头,怕被别扭攻反搞,360出这个头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姑且把原因就归咎于周同学丧心病狂吧,不分析了,麻烦。最初认为最有可能的幕后黑手是人人或者淘宝,结果人人出了个劝架外挂,太tm小受了,如果他的确是幕后黑手推波助澜,就凭这一招我就就觉得他没什么未来了。所以人人很可能真的就是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建议人人好好带带技术团队和美工团队,可能有点过于年轻了,要做SNS必然要和企鹅正面冲突,等这批人长大吧。再看第二个可能,马云同学就在这几天像没事一样连续推出了大淘宝战略的关键或不关键的几个步骤,从纸面上看是最可,能像幕后黑手的。一是因为淘宝是少数几个有能力和企鹅正面冲突的企业之一(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有讲),二是跟进动作很科班,很符合逻辑,甚至太符合逻辑了。反而因为这一点,我觉得这种亿级用户级别的骂街大战背后的逻辑如果是连我都能猜到的,这也太扯了,所以不可能;后来又看到流氓曾经在3721和雅虎的问题上狠狠的在背后捅了马云一刀,马云发誓再也不会和流氓合作,我个人是愿意相信马云的,从性格和人格特征上说。所以反推,既不是人人,也不是淘宝,那么只好解释为周同学耍流氓了,很遗憾,碰到了一个玩命的。后来又有五毛五分说幕后黑手是msn,这个也太惊悚了,要上升到国家利益了,什么你是愿意隐私给企鹅还是愿意隐私给微软,哎呀,我一个也不想给怎么办。有一个关于隔壁的鸡蛋的笑话,很贴切,在此就隐晦了,不想惹麻烦。

题外话3:淘宝会很快赶上腾讯的,希望毕业之前有空来yc淘宝的专题。

CC BY-NC 4.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